87名乘客歷經史上最恐怖航程,萬米高空飛機外突然出現詭異的一幕,窗外竟掛著一個人,最讓人意外的是那個人的身份


1990年6月10日,英國航空公司的5390次航班,正從伯明罕飛往西班牙。原本這是一次愉快的旅行,87個乘客們開心地聊天或睡大覺,誰也想不到接下來他們將迎來人生最刺激的經歷……

起飛半小時後,機長蘭開斯特突然發現機艙在不停抖動!
而抖動的根源,來自眼前的擋風玻璃!
他還不及思考為何會出現這樣的詭異現象時,那塊擋風玻璃已直接飛走了!
巨大的氣壓差讓艙內空氣瞬間外洩!

機長蘭開斯特因為解開了安全帶,瞬間被強力氣流卷出窗外!
萬幸的是他的腳被卡在了駕駛盤上,換句話說,他整個人卡在窗子邊上,膝蓋以上全部暴露在飛機外!!

機組成員奧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死死抓住了機長的腿。
就在大家慶倖機長沒有飛出去時,一個恐怖事實被發現了:
機長的腿正好壓在駕駛盤上,按住了加速按鈕,飛機一直在加速俯衝。
所以,保住機長就意味著讓飛機失控!
「到底要不要放棄機長?」

人心惶惶時,副駕駛艾奇遜拍板:不能放棄機長!
事後證明,如果當時鬆手,飛出去的機長就會撞到機翼或者被捲進引擎,飛機將直接失去機動性。
放棄機長,就是放棄整機人的性命。
此時此刻,全機上的性命都交給了副駕駛艾奇遜,
在那年代副駕駛從來都只是輔助機長,負責查詢天氣狀況,降落狀態等事宜。

壓力山大的艾奇遜好不容易聯繫上塔臺。
塔臺的人說,可以降落在附近南安普頓機場。
但是飛機安全降落需要25000英尺跑道,而南安普頓的跑道只有18000英尺。
這意味著他只有兩個選擇: 要麼賭一把停在南安普頓機場,要麼繼續遠距飛到馬拉加機場。

兩個選擇都是賭命,飛至遙遠的馬拉加無疑是拿乘客生命開玩笑,
飛機已是強弩之末,保不齊半路上就墜毀,可如停在南安普頓機場,
稍有差池,飛機上的人也會在降落瞬間爆炸斃命。
艾奇遜做出了選擇: 就近降落南安普頓!
圖中是機長蘭開斯特的身體碰撞中噴出的鮮血,把機艙的側面都染紅了。

艾奇遜開始人生中最艱難緊張的第一次單人降落。
一切擔心的壞事都沒發生,飛機安全著陸了。
機上響起了熱烈掌聲,所有乘客體驗了一把劫後餘生。而艾奇遜則失聲痛哭。
沒有人知道他經歷了怎樣的驚心動魄,唯有他自己忘不掉天上每一秒的掙扎、彷徨和無助。
他的勇敢機智扭轉了整個局面。

機長蘭開斯特在零下十七度的低溫中冰凍,並被時速五百多公裡的狂風吹得鐘擺一樣連續撞擊飛機後,居然還活著!
休養了半年,在康復後又重新回到英國航空繼續當機長了!
完全木有任何心理生理的障礙。
而這場空難的罪魁禍首,居然是因為安裝在擋風玻璃裡的90顆螺絲釘,尺寸不合格。

追好文 :) 點個讚吧!
7000